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试飞员王道明:用生命“蹚雷”,在刀尖起舞
,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风流人物 >> 蓝天英杰 >> 试飞员王道明:用生命“蹚雷”,在刀尖起舞

试飞员王道明:用生命“蹚雷”,在刀尖起舞

2016-08-17 16:20:48 来源:中国军网 浏览:296

用生命“蹚雷”,在刀尖起舞

——记陆军航空兵某试飞大队一对试飞员夫妻的家国情怀

■中国军网记者 陈利

靶试

八月的赣北,天气很善变,下午还是晴朗无云,等到傍晚时分,淅淅沥沥的小雨已经下个不停。

走在回家的路上,陈晓琛心里不断地揣测:丈夫明天有试飞任务,按规定不能回家住宿,可是,现在气象条件变了,任务会不会取消?

其实,这样的猜测,陈晓琛有过无数次,结果也早已让她习以为常——丈夫留营住宿,任务按计划进行。

陈晓琛的丈夫叫王道明,陆军航空兵某试飞大队副大队长,一级试飞员,三种气象教员,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

(一)回家的路

“第二天有试飞任务,前一天晚上必须留营住宿不准回家”是这个大队坚持多年的一项制度。

刚到试飞大队的时候,陈晓琛不适应,觉得这条近乎严苛的规定有些不近人情:营区面积就那么大,从试飞员宿舍到家属楼不过2、3分钟的路程,回家休息又咋了?第二天按时参加任务不就行了嘛!

一次,执行某新型直升机试飞任务的王道明,已经连续两周没有回家。不巧的是,前来探亲的公公婆婆又因老家有事需要处理,着急着要走。见不到儿子,老人就逮着陈晓琛念叨,“能不能打个电话让道明回家一趟?”“道明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公公婆婆反复催促,陈晓琛心里也烦躁。虽然王道明平时不太爱说话,可极其看重自己的工作。“要是打电话催促他回家,也许会影响他明天的试飞工作。”

思虑再三,陈晓琛还是做了这样的处理:一边电话联系丈夫,简要说清楚公公婆婆要走的意愿;私下里,自己再耐心地和老人解释,独自送他们去了车站。

“不让第二天有任务的试飞员回家住宿,这看似不近人情的规定,其实包含着最大的人文关怀。”试飞大队政委陈风华解释说,试飞是一项极其危险的工作,试飞员们每次升空面对的都是不可预估的未知风险,必须要保证他们“不带一丝思想杂念升空”。“且不说琐碎的家长里短牵扯精力,要是再赶上家庭争吵,更容易影响到试飞员的情绪、心境,为第二天的试飞任务埋下安全隐患。”

“离地三尺,人命关天。飞行不是儿戏,宁愿一时得罪人,也必须要严格落实规章制度以保证安全。”据陈风华介绍,成立15年来,这个大队建立健全了包括“下达任务时进行特情测问”“航医提前一天对机组人员一问三查”等60余项安全管理规定,“我们保持15年安全飞行数万小时,不伤一人、不损一机的秘诀就在于此。”

如今,像陈晓琛这样的军嫂心里早没有了抱怨,因为她们已深刻理解和感受到了大队严格落实制度要求、强化正规化管理的良苦用心。

偶然间,陈晓琛还发现了一个秘密:从自己家的阳台往外看,穿过两栋楼之间的空隙,刚好可以看到丈夫留营住宿时的房间。“他执行夜间试飞任务的时候,自己有时因为担心睡不着,就搬个凳子坐在阳台等。直到对面宿舍的灯亮了,自己心里也就踏实了。”陈晓琛说,有时候,自己还会兴奋地冲着丈夫的宿舍摆摆手,“或许他一次也没有看到”。

(二)英雄梦

王道明(左二)与战友们试飞归来。

原本,陈晓琛和王道明的生活轨迹里,并没有试飞这码事。

军校毕业后,王道明成为了陆军航空兵学院某飞行训练团的一名飞行教员,经人介绍,与当时正在第四军医大学进行专升本进修的陈晓琛相识、相爱,喜结连理。一个是飞行教员、一个毕业后成为航医,加之工作单位相邻,陈晓琛和王道明成了同事眼中幸福的一对。

年轻人的生活总是充满机遇。

结婚不久,组建成立不久的陆军航空兵某试飞大队向王道明递来了橄榄枝——招他入队,成为国产直升机试飞员。

对于试飞大队,王道明早有耳闻:为满足国家自主研发生产武装直升机的需求而成立,处于国产直升机型号发展的最前沿,承担着国产直升机的出厂交付、科学实验和定型试飞任务,是人民军队建立“超低空空中杀手”“树梢高度的威慑力量”的探索者、开拓者。

跃跃欲试的王道明满心欢喜,可当他同陈晓琛商讨此事时,陈晓琛却摇头反对:“我们现在生活稳定,单位驻地和父母家靠的也近,何必要折腾呢?”考虑到当时陈晓琛刚刚怀孕,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王道明放弃了那一次的机会。

然而命运似乎冥冥中早有注定。

2009年,王道明随团队到赣北某直升机生产厂家接收教学用机。走进机库的一刻,王道明立刻被眼前一款前所未见的某新型直升机所震撼:崭新锃亮、“体格魁梧”,一副傲视群雄、虎视眈眈的气势,仿佛每一片旋翼桨叶、每一个螺丝钉都在骄傲地宣示,自己是一名实力不容小觑的未来战将!

王道明眼睛里闪烁着的渴望,被当时正在执行任务的试飞大队领导看在眼里。再一次,试飞大队向他敞开大门:来吧,加入我们,一起去征服这款新型直升机,让它能够早一天定型生产、装备部队,守护在祖国的蓝天!

这一次的巧遇,让王道明“铁了心”。在和陈晓琛述说自己的愿望时,这位话不多的汉子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妻子的眼睛,似乎在恳求却又无比坚定。

几分钟的对视之后,陈晓琛终于点头答应。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陈晓琛说:“从他当时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个男人藏在心底的‘英雄梦’。如果我再次阻拦他去实现这个梦想,可能他以后一辈子都不会再有那样强烈的渴望,或许会平庸、颓废下去。”

(三)生命与数据

编队试飞。

王道明终于如愿来到了试飞大队,从零开始了新的职业生涯。

然而,从飞行教员到试飞员,变化的不仅仅是一个称谓。“试飞和飞行,一字之差,却有着根本性的区别。试飞探索的是未知,是闯禁区、填空白、冲极限,而飞行是在安全指标范围内的驾驶。”试飞大队大队长姚海忠怕记者听不懂,随即又作了个形象的比喻:我们都知道汽车有个时速仪表,只要我们控制车速在仪表的最高值以内,就会有安全保障,试飞就是要找出这个最高时速,找到武器装备的极限飞行高度、坡度、过载等极限数据。“或许超过这些极限值,装备就会出故障、甚至解体引发事故,但试飞员必须要把这些极限值一一试验出来,以确保既可以最大限度地挖掘直升机的技战术性能,又能为部队安全训练、使用、管理划定安全范围。”

话很简单,一个简单的比喻就说明了道理。但是,这一组组宝贵的极限数据,却需要王道明和他的战友们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换回——

2003年年初,试飞员张雷和机组战友测试国产某新型武装直升机发动机极限条件下工作数据时,发动机突然起火。高速运转的旋翼产生的风力更助长了火势,浓烟笼罩了整个座舱。那一刻,张雷他们只要轻轻一拉舱门,就能逃离险境,但是大家没有一人去碰舱门把手,而是协调配合,在爆炸的临界点上将火情控制住。张雷他们清楚,这架科研样机,承载着数以亿计的宝贵科研数据,凝聚着无数科研人员多年的心血,一旦损毁,国家投入巨资的新机研发将前功尽弃;

2007年,试飞员张志强和张云磊按计划试飞某极限课目时,机体突然剧烈抖动,各种警报灯全部亮起,直升机从1800米高度急速下降。凭借精湛技术和过人胆识,他们竭尽全力将直升机迫降在一片稻田之后。“处置再耽误几秒,直升机就会空中解体!”事后,专家认定这次迫降完好地保存了样机和试验数据,挽救了武直—10这个型号;

2010年10月,华阴某试验场,试飞员袁罗庚遭遇了一次重大空中特情:靶场试射时,遇到了哑弹!面对这种情况,一般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抛弹,找个没人的地方将导弹扔掉,意味着试验失败;另外一个选择是带弹着陆,然后由专家检测原因,排除故障后再进行试射。经过与地面指挥员进行简单的沟通,袁罗庚和机组成员选择了带弹着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找出哑弹的原因。“有段时间机舱内很安静,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幸运的是导弹并没有爆炸,我们保住了造成哑弹故障的原始数据!”

空中发动机停车、尾桨失效、水平尾翼折断……成立15年来,试飞大队正确处置了足以导致机毁人亡的重大特情60多起。一次次勇敢试错、一次次越过“死亡陷阱”,试飞员们从生命禁区里拿回的宝贵数据,不仅填补了国产武装直升机研发的多项空白,更为后续的列装部队趟平了道路。

(四)成熟的代价

试飞大队大队长姚海忠

试飞大队大队长姚海忠有一句话,乍听起来颇为矛盾:“我既想让大队的每名试飞员都能经历几次重大特情,又祈祷他们一次也不要经历重大特情。”

“矛盾的话里也透漏着大队长矛盾的心情。”政委陈风华对自己的老搭档理解得最透彻,试飞很多时候意味着首飞,是直升机设计制造后的第一次升空,不仅在设计研发阶段,定型生产后也需要试飞员一架一架地先行试飞,确保合格后才能装备部队。

“一方面,我们先于部队遇到特情,就能让装备在列装部队实战运用前解决故障;另一方面,试飞员与飞行员相比,最大的差异是心态,只有真正经历过几次生死特情,试飞员们才能成熟起来。”说到这,陈风华话锋一转,“但是,特情也意味着高风险,我们最害怕听到有关特情报告,听到那些最不想听到的坏消息。”

“特情”这一沉重的话题,试飞员们却看得很轻松。当问及是否害怕遭遇特情时,他们回答的很坦然——

“遭遇特情的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害怕,也来不及去想。”

“人活在世界上,总有一些值得冒着生命危险去做的事情,而我们做的这件事就很值得、很有意义。”

“世界上没有不怕死的人,但为了心中的梦想,为了几代人的复兴夙愿,我甘愿选择这个不怕死的职业。”

“试飞本来就很累、很危险,但总要有人去干,去冒着这个险。其实,危险遇到的多了,也就习惯了……”

试飞员们看懂了生命的意义,才会把荣誉高高举过头顶。

在王道明的飞行服左衣袖上依次贴了两个荣誉徽标,上面分别绣着“甘巴拉”和“霹雳火”,记载着他曾参加了高原极限试飞和武直—10科研试飞的两段重要经历。

“对于这些靠着命悬一线的极限试飞换回的荣誉徽标,大家都极为重视,把它当成人生中最珍贵的荣誉。”王道明说,这些荣誉徽标,丈量着他们人生不断积累的厚度,也记录着国产直升机技术不断攀升的高度。

(五)不是尾声

在试飞大队采访,记者曾算过一笔账:大队每年要组织300多个飞行日,人均飞行数百个小时,正常的节假日都难以保障,除了雷雨等不可飞天气,他们差不多每天都有试飞任务。这也意味着他们虽然和家属同住一个院,却常年有家不能回。虽然他们常常开玩笑说,自己早已“娶了直升机”,爱上了试飞这个工作,但因为时刻面临着风险,他们更深爱着自己的家人。

一次和陈晓琛聊天,记者问:“你后悔支持丈夫当初的选择吗?”陈晓琛没有回答提问,却说了一个故事。

2014年秋,陈晓琛的父亲在一次交通事故中严重受伤,颈椎骨多处断裂,生命危在旦夕。当时,王道明正在执行某新型直升机的关键试飞任务,抽不开身,只好让陈晓琛只身回家。看着匆匆忙忙收拾行李的妻子,王道明不断嘱咐:“记得把我们的工资卡都带上。”

后来,老人的病情恶化,住进ICU后连续昏迷不醒。面对伤心悲痛的母亲和茫然无助的妹妹,不堪压力的陈晓琛终于爆发了。她在医院的楼梯口,拨通了王道明的电话,近乎歇斯底里地对自己的丈夫进行责怪、抱怨。

静静地听着妻子的发泄,王道明始终没有说话。等到陈晓琛终于平复下来,王道明才开口:“钱够不够?你一定要给爸用最好的药、最好的治疗,不管需要多少钱,一切困难我来想办法。”

陈晓琛说,丈夫的话让自己瞬间泪流满面,站在楼道里又哭又笑。“真的感觉自己背后靠着一座山,很稳,很踏实。虽然他不能赶过来照顾、也没有天天打电话问候,但是他把自己的全部家当交给了我,尽了一个女婿、一个老公最大的能力来挽救我爸爸的生命。”

“真的,那一刻,我感觉他特爷们儿!”陈晓琛笑得很幸福。

试飞归来

王道明(左一)与战友们试飞归来。

王道明一家三口合影。

雪域雄鹰

武装直升机

武装直升机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申明 - 网站简介 - 后台管理 - 投稿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