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色吧影视
醉里挑灯看剑
,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蓝天情怀 >> 诗词歌赋 >> 醉里挑灯看剑

醉里挑灯看剑

2010-05-15 23:12:34 来源:中国直升机网 浏览:960

醉里挑灯看剑

■郭天印

品诗可以陶冶情操,“读史可以明志”,从秦皇汉武到唐宗宋祖,诗与史,有着怎样的关联?持戈马上,挥毫沙场,从卫青、霍去病,到岳飞、辛弃疾,古来军人与诗词之间又有着怎样的渊源?文史学者兼军事文学作家郭天印对此进行了深入探讨,他撰写的若干文章,目的在于让我们在诗词的秘籍中破译史籍悬疑,于尘封的历史中感悟人生,给今天更多的人以新的启迪。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辛弃疾这一首《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是我对宋词之最爱。而事实上,人们常把唐诗宋词相提并论,这个广义上的“宋词”大半也应当指的是南宋时期的一批词作家和他们那些壮怀激烈,气冲霄汉,辉映千秋的铿锵词作。

    想一想岳飞的《满江红》:“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想一想陆游的《诉衷情》:“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

    想一想范成大,悲情一曲《水调歌头》:“敛秦烟,收楚雾,熨江流。关河离合,南北依旧照清愁。”

    再想一想陈同甫:“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

    还有文天祥:“横槊题词,登楼作赋,万事空中雪。江流如此,方来还有英杰。”

    ……

    这一个个词人,这一首首词作,是民族的呐喊,是抗战的号角。宋词,尤其是南宋词,在一个特定历史时期所起到的战斗作用和鼓舞作用是其它任何一种文艺形式或其它任何一个阶段的同类作品所不可比拟的。

    我们知道,唐诗之所以伟大,在于它的壮阔,眼界无所不包,内容无所不有,以李杜为代表的唐诗是积极健康向上的,是一种民族精神的体现,是一种民族文化的沉淀。而宋词尤其是南宋词之所以辉煌,则更在于它的深沉。在于以辛弃疾、陆游、李清照、刘克庄、文天祥等为代表的一大批词人在民族危亡的关头以天下匹夫的姿态,或跃马横刀于阵前敌后(如岳飞、陆游、辛弃疾),或不畏强敌,视死如归(如范成大,王清惠,文天祥),以自己的行动和热血写下了气壮山河,激励人心,鼓舞士气的战斗词篇。这样的诗词,来源于火热的战斗生活,反过来又鼓舞人民去投身于火热的战斗生活。所以说,它本身就是杀敌的利器,民族的精魂。

    不可否认,南宋词的辉煌,首先是建立在北宋词日臻完善的基础上的。如果没有王安石、苏东坡在词的内容和格式方面的大胆开拓,如果不是苏东坡不顾他人的责难不顾一切地打破词在音律方面的束缚限制,我们不可能看到南宋词如辛弃疾那般的纵横驰骋、豁达奔放,也就不可能诞生出那么多雅俗共赏、朗朗上口的经典词作。但是,我们也必须指出,就整体而言,北宋词,无论是晏殊、柳永、还是欧阳修、黄庭坚、秦观,都基本上没有突破“词为艳科”的陈旧篱藩。内容大多局限于男女情思之类,靡靡之音充斥词坛。直至北宋中晚期,伴随着宋神宗改革时代的到来,两位锐意改革的朋友兼政敌走上历史舞台,这就是王安石与苏轼,他们不仅在政坛上大施拳脚,在词坛上也有突出贡献。王安石一首《桂枝香·金陵怀古》阔开眼界,纵贯历史,格调深沉高雅、音律自由奔放,完全打破了旧词之陈规陋习。而紧接着苏轼大批新词的推出,简直把词坛兜了个底朝天。宋词从此步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应该说这也为南宋词的辉煌创造了条件,打下了基础。

    靖康之变给词人们摆出了一道新的课题。而拿起笔来用词作为战斗武器的,最早恰恰是一些同时用刀枪来抗击金兵的前线将领。李纲的《幺令》与岳飞的《满江红》是初期最突出的代表作品,而稍后一位同样经历了金戈铁马的抗金生活,并在敌占区率领一支上万人的起义部队突破重围,投奔南宋朝廷的辛弃疾的横空出世,使宋词的创作和格局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上升到了一个前无古人的高度。

    之所以说辛弃疾“横空出世”,是因为他本来并非一个词人,而是现实生活与斗争迫使他不得不在无法挥戈纵马的时候拿起笔来作为战斗的武器。从现存下来的辛词作品我们可以发现,这位南宋词人中最伟大的代表者,他最早的词作竟然产生于29岁那一年。而在这一年龄段,李白、杜甫早已是名扬天下,作品累累,就是同一时代的词人们,如李清照、张孝祥、陆游等人在这个年龄也早已是词坛骁将,文坛名流。但是,厚积薄发的辛弃疾既然把写词作为一种战斗来对待,那么这位坚强的抗金英雄一旦进入词坛便注定要大作为了。

    有人说,苏词是词诗,辛词是词论,意思是说他们的词严格来说不合音律,因而也就算不上真正的词。然而,正是“以文为词”这一条,恰恰是辛弃疾对宋词最大的贡献。因为只有如此,词才能更好地服务于斗争的现实,服从于所要表现的内容。而《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这一首词正是以这种激昂的格调,奔放的形式,追怀了当年驰骋沙场的抗敌生活,同时也深刻地批判了南宋朝廷腐败懦弱,苟且偷安的严酷现实。这样的词,每读一次,都使人止不住热血沸腾,每读一次,都使我不能自已,为民族,为人生,也为历史;为正义,为忠贞,也为现实。因为,现实中的我们,难道不是同样需要辛弃疾一样矢志不移的爱国情怀,永不言弃的英雄气概吗?正是如此,所以我才说,这首词,这种“醉里挑灯看剑”的境界确确实实是我之最爱。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申明 - 网站简介 - 后台管理 - 投稿指南